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股票的博客

我努力使大家规避一点风险,争取一点收益

 
 
 

日志

 
 

深入了解锂资源---价格上涨源于上下游反应“时间差”  

2016-04-14 20: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2015年上半年,碳酸锂供需失衡已初见端倪,到了下半年,这种失衡情形尤为突出,让材料及电池企业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随着2016年新能源汽车火爆市场行情及中上游产业链投资扩产潮的持续,对碳酸锂需求进一步扩大,碳酸锂供应将呈现怎样的走势,牵动着全行业人士的敏感神经。

  上下游反应存在“时间差”

  据美国地质调查所2015年的最新数据,世界已查明的锂资源量约为3950万吨,储量约1350万吨(资源量包含未达到经济可采条件的全部原地矿量,储量仅包含经济可采的矿量)。这些锂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的锂三角(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为盐湖卤水型;其次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为硬岩型锂辉石;中国卤水型和硬岩型两者都有,且储量巨大。

  全球锂资源储量如此庞大,看似并不稀缺,如今中国碳酸锂市场供应却出现短缺局面,这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到难以理解。其实要解释个中原因并不难:

  一是开采锂资源难以一蹴而就,不像下游扩建锂电材料或电芯产能一样,资本一介入就立马可以开动,而是受开采条件、技术、区域差别等诸多复杂因素的限制,以致锂资源开采往往滞后于市场需求增长。

  二是拥有锂资源的碳酸锂生产企业同下游企业一样都是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如何把握锂资源开采进度及供给预算、是否启动建设厂房增加产能投放等,都需要考虑投资回报率及可持续的经营,一旦匆忙投入而产出不理想,或将很快面对产能过剩带来的极大经营风险。

  三是锂资源并非都用于电池,还有很多其他用途。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的数据显示,在世界锂消费结构中,电池用途仅占35%,其余占到65%(陶瓷和玻璃32%、润滑脂9%、空气处锂5%、连铸保护粉5%、聚合物生产4%、原铝生产1%、其他9%)。在全球用于电池的锂消费中,中国市场也仅是其中之一。

  客观因素制约、合理的经营思考及已经签订的供给协议会让上游一批生产企业用于电池的碳酸锂产能投放与下游实际的市场需求产生“时间差”。这个“时间差”意味着并非不想依下游需求快速扩充产能,但这需要一个传导、调节的反应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碳酸锂供应没增加而需求大幅增加(据观察与推测,上游企业从2015年下半年起,应已开始了扩产进程),涨价也就成为了市场经济的一种自然反应。

  具体到中国市场,上下游企业反应的时间差距尤其大,2015年新能源汽车市场急速扩大,动力电池供不应求,新增投资额达上千亿元,导致碳酸锂供需失衡比较严重。

  事实上,早在2015年年初,碳酸锂就已经出现了一股“初期”涨价潮,彼时调研数据显示,2015年年初碳酸锂均价同比上涨了15%,涨幅还不算高,原因在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开始提速、冬季盐湖停产等。值得一提的是,率先提价的并不是国内碳酸锂企业而是美国FMC公司,其宣布于2014年12月1日起将相关锂产品价格提高10%。

  当时一些研究机构预测201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突破10万辆,乐观者预测或达到20万辆,结果事实却比乐观者的预测还要高出许多,2015年销量达到33万辆。在2014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仅有7.5万辆的情况下,碳酸锂价格就已经出现一定涨幅,在2015年销量再翻好几倍(在下半年增长格外迅猛)的情形下,碳酸锂在供需关系的作用下,价格出现抬升也就容易理解了。

  如果碳酸锂产能投放能及时跟得上下游需求的扩张步伐,或许就会缓解供应紧张局面。但事实上,谁都没有预料到下游锂电池产业的爆炸式增长,上游碳酸锂企业普遍没能在锂资源供给、提锂技术及产能扩张方面做好准备。直到2015年下半年碳酸锂价格涨了起来、毛利提高以后,很多碳酸锂企业甚至下游企业才开始展开实际行动,碳酸锂供应量显著提升尚需时日。

  布局锂资源当有预见性

  有观点认为,全球锂资源目前最主要的供给者是SQM、雅宝、FMC、泰利森,这是否意味着中国锂电行业已经被国外资源扼住了“咽喉”,并使得其他企业难以在锂资源布局、碳酸锂产能扩充上有所作为呢?显然不是。

  客观来看,目前全球范围内最大的锂资源持续、规模化供应商的确是上述四大企业,其中尤其是盐湖锂产品占据了全球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而泰利森的产品主要是锂辉石。长期以来,因中国盐湖提锂技术不成熟,碳酸锂产业中以矿石提锂工厂居多,其中矿石提锂工厂又多没有布局上游资源,以进口品位高的锂精矿为主,泰利森锂矿因此在国内占据了较高的市场份额。

  虽然从世纪90年代至今,泰利森作为锂精矿供应商一直活跃在在中国锂电行业,但业内似乎对其分销渠道不太了解,也确有一些报道在涉及泰利森时存在事实性错误和理解偏差,比如:

  (1)“泰利森另一个股东Rockwood受制于协议也不能向中国市场提供锂精矿。”

  (2)“2013年,Rockwood从天齐锂业和立德投资手中收购了泰利森49%的股份,并协议获得泰利森工业级锂精矿中国地区之外的销售权和化学级锂精矿50%产量的优先采购权。”

  (3)“由于天齐锂业控股泰利森51%的股份(雅宝持有另外49%的股份)而握有话语权。……天齐锂业在中国拥有独家销售权。也就是说,雅宝中国公司2015年购买的6.02万吨泰利森锂精矿是自用的,不能对外销售;除此之外的所有出口到中国来的泰利森锂精矿,实际上全部掌控在天齐锂业手中。”

  上述报道中混淆了混淆化学级与技术级锂精矿概念,对泰利森两大股东天齐锂业与雅宝的分销协议描述也不准确,传递的不是真实、准确的信息,对增进上下游企业之间的理解无益,反倒成为加深“矛盾争吵”的诱因。

  通过深入调研发现,泰利森锂精矿用途分为化学级(主要用于提炼碳酸锂,但也可用于制造工业级碳酸锂、氢氧化锂、氯化锂等)和技术级(用于玻璃、陶瓷等行业),近年来两项在泰利森所提供的产品中占比大致分别为80%和20%。

  在泰利森锂精矿的销售模式上,天齐锂业并未与雅宝签订关于化学级锂精矿产能的分配协议或者约定条款,仅基于各自发展和产能扩充的需求,在收购协议中约定泰利森的化学级锂精矿优先满足两位股东的需要,剩余部分由泰利森独立销售,两个股东都无权代理销售。另外,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仅代理泰利森技术级(玻陶级)锂精矿在大中华区的销售。

  基于此,在计算泰利森一年的锂精矿有多少用于电池级碳酸锂时,要减去技术级所占的比例,再减去化学级中工业级碳酸锂、氢氧化锂、氯化锂等所占的量。这显然是难有精确统计数据的,所以也不能轻易下结论,造成业内不必要的误解、恐慌。

  再回到“布局锂资源”的话题,国内固体锂资源储量大,但品位普遍不高、开采难度大,而国内企业主动走出去布局更好的锂资源较少见,通常都依赖于进口锂矿石或者盐湖卤水的半成品、成品。可能因为主动出击的成本很高,而市场总是瞬息万变,要在业内都看不清的市场前期做好布局绝非易事。

  天齐锂业于2012年发布泰利森收购预案,几经周折最终高溢价收购成功,应该属国内企业最早布局海外锂资源的例子之一。从旁观者的角度,天齐收购泰利森,可能更多的出于自身生存发展的考虑。

  彼时天齐锂业饱受生产经营主要原材料—锂精矿来源单一的困扰(生产所需锂精矿皆从泰利森进口),一旦下游市场需求扩张(不一定是新能源汽车,2012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才1万多辆,当时业内对新能源汽车前景普遍较悲观)或当时泰利森被洛克伍德(该公司目前已被雅宝收购)收购,天齐锂业自身将面临较大的经营风险,甚至根本性地影响其持续经营。

  自天齐锂业海外收购成功后,直到2015年7月,赣锋锂业子公司赣锋国际与Neometals及PMI签订《谅解备忘录》,拟以不超过6100万美元分期收购锂矿石公司RIM不超过49%的股权(Neometals和PMI分别持有RIM公司70%和30%的股权),才算再次出现国内企业有效出击布局海外禀赋不错的锂资源的例子。RIM拥有全球第三大未开发锂辉石矿MtMarion,总探明资源量达201.5万吨,氧化锂品位1.45%。

  近期赣锋锂业在互动平台表示,RIM公司预计六月份投产年产20万吨的锂精矿。如果投产顺利,预计2016年RIM公司能够供给赣锋锂业6-8万吨锂精矿。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智利矿业部长Aurora Williams对外公开表示,智利政府将不会阻止外国投资者收购智利锂矿和钾肥生产商。而在2015年12月,SQM公司的间接股东Oro Blanco宣布将要出售其所持有的Pampa Calichera CALa.SN.公司全部股权。Oro Blanco持有Pampa Calichera约88%股权,这使其间接持有SQM公司约20%股权。

  经调查还发现,随着国内碳酸锂价格的上扬,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考察锂资源的中国买家在增多,除可能还会有收购案外,签订长期锂资源包销协议也是一种方式。

  除布局海外禀赋高的锂资源外,国内企业择近布局中国锂资源,也是一种选择。中国有很多公司拥有着国内非常大的锂资源储量。

  融捷股份拥有甘孜州康定县甲基卡锂辉石矿(甲基卡134号矿脉);众和股份拥有阿坝州金川县李家沟锂辉石矿、阿坝州金川县观音桥、阿坝州马尔康县党坝乡等地区的大型锂辉石矿,还拥有业隆沟和太阳河口两项探矿权;江特电机目前在江西宜春有5个探矿权和4个采矿权,面积约为43平方公里。

  西藏矿业的资源地在扎布耶盐湖;中信国安的资源地在西台吉乃尔和部分东台吉乃尔;青海锂业的资源地在东台吉乃尔;西藏城投的资源地在龙木错盐湖和结则茶卡盐湖;佛照蓝科的资源地在察尔汗盐湖。

  前文提到,在海外布局锂资源的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同样在国内也有布局:天齐锂业拥有甘孜州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甲基卡248号矿脉),还参股了西藏日喀则扎布耶20%股权;赣锋锂业拥有江西宁都河源锂辉石矿。

  上述企业在国内的锂资源总储量可以折合成巨量的碳酸锂,只是很多企业的锂资源开采进度慢、碳酸锂实际产能有限。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锂辉石精矿主要依靠四川阿坝州和甘孜州的矿山生产,江西赣州地区也有少量产能,国内锂辉石精矿产能约10万吨/年。除锂辉石精矿外,江西宜春每年有约15万吨锂云母精矿产出。

  归结原因还在于国内锂资源总体品位低、开采难度大,在前几年碳酸锂市场较低迷时,开采价值也没有体现出来。随着2015年碳酸锂价格的上涨、毛利的抬升,加之新能源汽车市场持续高涨带来的“明确”市场高需求,正刺激着相关企业加快锂资源的开采,并增加碳酸锂产能的投放。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